到2022年, Page Group 在中国开展灵活用工业务已经进入了第五个年头,以Page Contracting品牌独立运作的第五年,北京和上海团队积累了大量宝贵的经验,做出了很多成功的案例。在华南团队看来, Page Contracting在灵活用工方面已经跑出了一个较为成熟的商业模式,可以在本地借鉴和复制。

Page Contracting业务广州的负责人Cindy Li指出,华南的灵活用工是一个非常热的市场,但是目前还是以本地人才中介公司主导的初级劳务派遣为主,专业人士的灵活用工和专家项目制雇佣在本地的认知度还很低,有待挖掘的市场潜力巨大。

因此,去年下半年,广州团队开始准备把集团内部的成熟模式引入华南地区。在不到半年的时间内,灵活用工业务就如火如荼地开展了起来,在为一些外企和民企提供整体解决方案的同时,也让候选人找到了另一种投身职场和实现自我价值的方式。

Page Contracting服务模式和广州本地人才中介和咨询公司的不同。Cindy解释说:“对标派遣顾问的咨询公司,我们的价格相对便宜;对比劳务派遣公司,我们能提供专业的猎头顾问服务,为候选人做职业培训和长期规划。“

Cindy Li

(Cindy Li, Page Contracting业务广州地区负责人)

企业灵活用工需求

近年来,企业对灵活用工的需求不断上升。最早开始引进项目制人才的是外资企业。全球化企业的人力成本的控制和预算非常复杂,增加人员编制往往需要层层审批,因此它们更有动力在一些岗位上采取项目制的方式去聘用灵活人才。

在华南地区, Page Contracting灵活用工业务最先取得突破的是广州的外资企业,因为第一批进入中国市场的大型快速消费品跨国公司的中国区总部就在这里。

而随着一些高管从外企向本地民企的流动,也把灵活用工的理念带进了民企。Cindy表示:“很多的外资的高管已经渗透到了中大型民营企业中去,在一些系统化程度较高的业务上,他们也会采用灵活用工项目制的形式去解决内部问题。”

2020年新冠疫情催生的企业数字化转型,更是大大提高了企业对灵活人才的需求。数字化转型是为了实现企业在人、财、物信息管理的及时和统一,从而能够让企业对外部变化做出及时的反应。“企业上一个新系统,就需要一些顾问来上项目。这些项目将对人才的能力和经验要求高,但同时对这类专家岗位的需求又只是阶段性的。很多企业开始关注怎样借助外部力量快速完成这些项目,这个时候对项目制专家的需求就应运而生了。“Cindy解释道。 

她指出,和数字换转型有关的项目制人才交付方案, Page Contracting上海和北京已经跑出了一套成熟的模式,能在华南复制。

“这些企业在这几年,尤其是疫情后的数字化转型,对于内部的业务调整有更高的要求,我们很快就意识到这些项目和上海已经在做有着极高的同质性。” Cindy说,“现在听到客户说要做数字化转型,我就知道在IT、财务、供应链、人力资源等方面需要什么样的项目专家,项目会持续多长时间,在客户的预算范围内我们可以解决什么样问题。” 

随着华南地区的民营经济的蓬勃发展,Cindy认为未来灵活人才市场更大的需求会来自于那些有出海和精细化管理计划的大型民营企业。“民营企业更看重投资回报比,因此更愿意在转型期间花钱买项目专家的服务,快速解决问题,这样产出的效益更高,决策流程则更短。”

值得一提的是, Page Contracting借助强大的人才数据库可以很好的满足企业的一揽子需求。“客户需要找正式员工也好,灵活人才也行,不管是财务、IT还是供应链岗位,任何一个Michael Page广州的顾问,都可以为客户提供一个total solution。“

比如,今年Page Contracting就成功地为华南地区的一家大型制造业民企提供了一个整体解决方案。该企业是一家较早期出海的民营企业,在过往5~10年里业务飞速扩张,目前仅在广州的供应链环节就涉及了上万名员工。

当海外扩张达到相当大的规模之后,由于涉及不同国家和不同产品,业务变得更加复杂,也更加需要去做精细化管理,比如财务控制、成本分析、数字化转型等方面都是业务发展的坚强后盾,而这些项目的完成需要一两年的时间。Cindy 表示:“所以我们一方面通过全职员工的招聘,解决一些高精尖的岗位,同时在执行层面中级管理岗位上,提出采用灵活用工的项目专家,渡过企业这一两年管理精细化的时期。”

职业发展的另一种选择

广东省是中国改革开放的桥头堡。早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第一批外资企业通过广州进入中国市场。Cindy指出:“因为同是粤语区,广州在当时就成了香港商人进入大陆的重要落脚点。如今,很多外资企业也会把中后台的财务等团队和IT共享中心设立在广州,从而去支持全球业务。” 在广州,大量的IT和财务项目催生了大量的灵活人才需求。

那么,在人才端的供应和储备方面,华南市场的情况又如何呢?

从2013年到广州,Cindy至今已经深耕华南市场9年之久。华南的职业经理人给她的第一印象是稳定度非常高,平均7到10年才会换个工作,但是在进一步了解之后,她发现当地还是有相当一部分的候选人愿意尝试灵活人才项目,只是目前该市场的认知和发展还在相对初级的阶段。 

目前在华南地区,大量企业所聘用的灵活人才来自于本地劳务派遣中介。这些中介往往无法提供专业的职业培训和咨询服务,在用工的合规性方面也有所欠缺。

“很多被派遣过去的contractor就是客户要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完成一个项目以后再被派去做另一个项目,因此他们既没有安全感和归属感,更看不到什么职业发展路径。”Cindy补充道:“一些劳务中介只按照最低的标准帮这些contractor缴纳五险一金,因此他们年假和福利比企业的正式员工要差很多。”

这样的市场环境容易造成灵活人才的稳定性不高,工作积极性不强,对用人单位来说则意味着项目交付效果不理想。因此, Page Group在华南的使命就是从职业安全感、职业发展规划和劳动用工合规性的角度来“重新定义灵活用工”。

现在,很多人还是把灵活用工项目当作是职业生涯的“中场休息”,还没有意识到这也会是一个长远职业发展的加分项。

一些女性在各自的细分领域有着很高的专业度和经验,中间因为家庭原因经历了一段职场空白期,当她们想要重新回归的时候,面临许多现实的问题,这时候灵活人才项目对她们来说就是另一种选择和路径,不仅能够借此发挥自己的专长,还有机会把职业道路走的更坚实、更远。对一些IT行业的技术人员来说,成为项目制专家也是一种摆脱“35岁焦虑”的方法,甚至有机会实现行业转型,开启职业第二春。

Cindy表示:“作为职业咨询顾问我们会给候选人建议,为什么这个阶段的项目专家经历是有价值的,在项目完成之后,我们会倾听他们下一步的职业诉求,是想找正式工作还是想继续做项目。”顾问们还会给灵活人才提供面试辅导、跨部门沟通技巧等实用的培训,使得他们在入职之后能快速进入状态。

顾问们的“内部创业“

回顾改革开放的历史,以广州为中心的华南地区聚集了大量以消费品为主的传统外资企业;用发展的眼光来看,这里还有大量的机遇可以挖掘。对于职业咨询行业而言,灵活人才就是一个充满潜力的市场。这也就是Cindy在Page Group工作了10年之后,选择在广州内部创业的动力。“客户需要什么我们就愿意去投资、去创业。” 

Cindy表示目前华南地区有非常多的机会,“广州的市场不如上海和北京那么成熟,业务体量也相对较小,但是广州的客户的集中度相当高,当客户同时需要多个业务单元支持的时候,我们就所有的团队一起上,提供整体解决方案,正式员工和灵活人才,财务、IT、工程技术和供应链等岗位同时交付。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广州的灵活人才业务会那么快地开展起来。“

如果你正在求职,请访问求职者中心。

你正在招聘吗?

你正在招聘吗?

如果你是雇主且正在招聘人才,请填写下方表格,我们会给您回电。

请注意:该表单用于招聘经理填写招聘需求。如果你想要寻找新工作,请提交工作申请或提交简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