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生涯走到下半场,很多人都会产生遭遇中年危机。国内的职场环境和家庭伦理传统,更是让一些“上有老、下有小”的人在不惑之年再次陷入焦虑和迷茫。

有多年经验的管理人才如果晋升C-Level无望,还能开创职场“第二春”吗?中年女性能够兼顾事业和家庭吗?

一位有着20多年外企经历、五年灵活用工经验HR专家告诉你:人的主观能动性能够打破客观条件的制约,freelancer的职业体验能带来不一样的成就感。只要保持开放的心态,就能找到新机遇。

Elina Sun是零售业的资深HR,曾服务于多家国际知名品牌企业。她于2017年开始做灵活用工的项目专家。以下是Michael Page与她的访谈:

Elina Sun

Q:您从2017年就开始做专家项目了,在此之前您已经有了十多年外企工作经验,做到了高级人力资源经理的职位,是什么促使您做了这样一个职业转变?

Elina:因为客观条件发生了很多的变化。

从职场角度上来说,我希望能有更多体验式的学习机会,但在人力资源专业领域,特别是在外企,如果要做到人力资源的一把手,肯定要有硕士学位,这方面我是弱项,所以要往更高的方向去发展的话,自身条件受到了限制,遇到了一些瓶颈。

如果还是停留在类似于manager或senior manager这样的专业性水平上,通过提供自己的专业知识,从事一些项目制工作,我还能有持续付出的。所以2017年是一个节点。

另外,在维密一年多的时间里,我发现能够学习或体验的丰富度已经没有那么强了。企业更多地看重我的经验、知识和付出的意愿。但从自身角度来说,我还是想继续探索新东西。

就在这个时候,我妈妈因为脑梗病危,辗转三家医院才救回来,留下很严重的后遗症,失语半瘫,我又是独生子女,面对家里的特殊情就不得不做出抉择:继续留在职场,还是回去照顾妈妈? 在撑了一个月多之后,我离开了维密。

在照顾妈妈的同时,我也在想,接下来要做什么工作?因为自己做HR,会接触到一些咨询行业,发现在比如薪酬调查、培训和招聘的项目上,外企可能愿意把这些有清晰目标要求、时间跨度短的工作打包成项目,对我而言这也许是一种新的执业模式。这样,我在时间安排上可以比较灵活,兼顾照顾妈妈和个人的学习计划。

Q:您是通过什么样的途径找到人力资源方面的专家项目的? 

Elina:我的一个朋友开了一家咨询公司,他从猎头业务开始做,发展到客户人力资源体系搭建和企业内部规则审核等项目,但是他缺乏招聘以外HR模块的专业经验,需要找能完成这类项目的专家,当他听说我家里的境况,就问我是否愿意尝试,于是我俩一拍即合。

我是作为他公司聘用的顾问派遣到客户那里去的,第一个项目是审核客户的 HR policy 是否符合现在的管理模式和方式,会出现了什么样的问题等,还做的还挺成功的,觉得我自己也蛮适合的,然后就开始做这种短期项目了。

因为第一个项目很成功,企业方也很满意,也有利于他铺开业务,所以当他有了新的项目,会来和我商量。项目的方式每次都会有点不一样,我会进行筛选,挑选我擅长的来接。有时还身兼数个项目,时间长短也不一定,最短的只有5天,最长的有半年。

Q:这些人力资源项目,大致是那些哪些方面呢?或者说,作为一个人力资源的专业人士,哪些专长可以通过灵活用工的方式得到发挥?

Elina:第一个是公司人力资源政策和策略的审核,通常需要第三方的HR专家来看企业现行的人力资源的体系是否符合公司的管理模式,有没有法律风险或者是人员管理上的漏洞,比如有些政策不利于内部公平,不符合企业价值观,就需要进行修改,然后给该企业的人力资源团队做培训。

第二种是人才发展类的。在某些关键性的岗位,对挑选出来的人才做结构性的访谈,确认现在的人才结构是什么样的,未来他们的商业计划和发展模式是什么样的,三年之后企业需要什么样的人,其中有多少可以内部提拔培养,培养的阶梯模式又是什么样的。

第三种是培训,包括直接授课,开发课程,建立内部的教师体系。

另外,还有薪资调研、薪资结构、绩效类的项目,比如用什么样的模式来给业务群的岗位去做绩效考核,其中包含什么细节,沟通应该如何进行等等。

最后就是招聘类。作为一个专家顾问为客户搜寻在某一个时间节点所需的一种类型的人才,这和猎头的工作有点相似,大致就这几类。

Q:后来您是怎样通过PageGroup找到Contractor岗位的?和您之前做的短期项目比较,有什么优劣之处?

Elina:通过Page顾问的推荐,我在2021年5月份到2021年12月份做了LV-路易威登的 corporate HRBP项目。
作为一个专业的顾问,Darren在两年应该三年前就一直跟我保持联系,不仅局限于他手上有什么机会,我想看什么机会,还会阶段性主动地和我讨论一些人力资源方面的话题。在找工作、接项目和探索合作等方面,我们一直保持着长久和持续的沟通。

这种职业成长的相互陪伴让我们相互更熟悉。作为一个项目承接人来说,我的专长不会经常变,但是我的期望和对项目的要求会阶段性地改变,Darren更熟悉我的专长和期望。
从企业方的角度来说,灵活用工项目的要求是“短时、精准和高效”,需要顾问很快地找到合适的、能高效的完成项目候选人。LV项目一开始定位是三个月,中间续了两次,这样短期的项目,企业期望能够取得立竿见影的回报率。

其实,一个灵活用工的项目承接者或freelancer也不会随意接项目,而是会在之间全面地考察这个项目能不能做,适合不适合做,以及做完这个项目之后,对自己未来的职业或承接新项目的前景会产生什么影响。

在这个过程当中,企业和候选人双方都会经历一番思考和考察,如果有Darren这样一个对双方都了解的专业人力资源顾问,就可以很快牵线,让双方能够一拍即合。这就是Page Contracting给我带来的益处之一。

另外,对freelancer来讲,薪酬福利和签约的咨询公司有关。比如说我之前签约的猎头公司和后来的Page Contracting,这些咨询公司自身的定位往往决定了他们承接的客户方是怎样特质的企业。比如PageGroup更多的客户是外企,所以会更重视合规和企业声誉。

薪酬主要是看项目方的预算,但从支付模式方面来说,Page Contracting会做得更专业、更合规,这是和咨询公司本身规范经营的性质有关。

在五险一金的福利方面,一些私企业和初创型企业的项目,他们请freelancer的目的或是为了节省管理成本费用、或是请专业顾问来搭建人力资源管理架构展现给风险投资人以获得更多的融资,所以他们可能不愿为freelancer缴纳五险一金。

大型咨询公司,无论从顾问的专业培养度,还是客户定位,都会做项目上的选择,所以freelancer也更倾向于和更专业、正规的咨询公司合作。从像Page Group这样的公司接过来的项目对我而言更有保障。就像Page一定会帮我全额缴纳五险一金以及替我购买覆盖面较全的商业保险。

Q:您到现在做了也相当长时间的freelancer了。和以前在公司里面做 senior HR manager相比,这5年以来,您觉得在职业体验方面有什么不一样? 

Elina:长期岗位有稳定的收入、职业规划,和清晰的绩效反馈等,但也会受到一些行业和固定文化观价值观以及办公室政治的影响。Freelancer的工作模式不太一样,比较灵活,特质就是“短时、精确”。我可以就人力资源项目来谈一些个人体验。

首先,在一个项目完成的时候我会感觉很爽快。一开始是项目方要求什么,我能做什么,然后就可以拍板做决定了。项目方不会花很多的时间精力去谈这个项目怎么做,项目有明确的时间要求、对接人和清晰的目标。等我把项目做完,就会觉得很有价值感。

另外,项目可以是丰富的。我今天接的项目可能跟招聘有关,明天跟薪酬有关的,可以很多元化。今天这个项目是外企,明天是民企,后天可能是一家非常知名的、要在美国上市的企业。Freelancer可以通过这些项目去丰富自我,这种体验可能是在一家公司长期服务体验不到的。

但是Freelancer缺失的是一种归属感。项目制大多是短期的,我自己总是付出的那一方,没有被培养的感动,最多是在项目结束时,在项目服务费之外,企业方出于感激,送你一份礼物或者一笔奖金,但这种感动是很短暂的,没有一种被长期关注和被培养,受到领导器重的那种感动。

还有,对于我这种好奇心比较强的人来说,在项目结束后,我只能看到当下的结果,但无法跟踪项目的长期发展结果。一年之后项目运行情况怎样?我上的课程给企业半年之后带来了什么效果?企业利润有没有增加,员工是否被激励了?这种跟踪性的结果和反馈我是收不到的,有时会有点不甘心。

Q:从2017年到现在,您对灵活人才工作的认知和最开始比有变化吗?

Elina:整个社会、职场和就业政策的每年都在不断的变化,对于灵活人才的认知也是一样。最近几年,职场已经很VUCA(volatility(易变性),uncertainty(不确定性),complexity(复杂性),ambiguity(模糊性)的缩写)了,在这样一个变幻莫测的时代,有越来越多的斜杠青年涌现出来。

2000年代初,我刚毕业进入外企的时候,HR讲求的是计划性,如果出现过多超计划、需要救火的事情,HR的计划能力会被质疑。但是到了现在这种VUCA时代,雇主要求我们顺应市场的变化,因为计划往往赶不上变化。公司更需要HR做敏捷性的转变,提供解决方案。这种变化也催生了对于灵活用工的需求,现在灵活用工的宽广度更广,内涵也更丰富了。

我对灵活人才的认知是:一个人的专业是固定的,但付出模式是灵活的。这和替代型的,比如某个岗位在孕产期找人顶替的概念是不一样的。

我最早认识中国的freelancers大都是法律和咨询界的精英,在自称freelancer以后都自己开公司做老板了。现在情况不一样了,很多白领、蓝领,外企、民企和私营企业的管理人员都可以做freelancer。

还有,灵活和长期岗位之间的切换已经被企业接受了。以前企业很难接受一个一直做freelancer的候选人,在招聘的时候会担心这个人的稳定性,“一个自由惯了的人能长期接受公司的价值观和办公室的束缚吗?”现在freelancer反而更受欢迎了,因为他们的经验度和接触面更广,能给企业带来不同的思维模式。比如说我今年2月份转成了长期岗位,也许哪一天我还会回去做freelancer项目,这之间切换程度更灵活了。

Q:您觉得哪些人更适合尝试灵活用工?对想要尝试的人,您有什么建议吗?

Elina:如果想尝试做freelancer,先要对自己有一个了解:是否具备不断认识自己的能力?主观上是不是一个很好奇的人,有没有强烈的学习欲望?面临挫折的时候,能不能有一个乐观积极的心态?

作为一个freelancer,每个项目前期要做大量的投入,因为只有在深入调研企业和项目的背景之后,我才能给出一个项目的解决方案和步骤,在项目进行过程中,每天甚至是非工作时段也都被目的被牵引着。所以freelancer要有乐观积极的心态。如果一个人是求安稳的,也没有强烈的好奇心,不愿意或者无法投入那么多时间精力,我建议做一些替代型的灵活用工项目,因为企业方对主观能动性的要求不会那么高。

同时,最好考察一下自己是否喜欢体验式学习,有没有比较好的计划能力,能阶段性甚至频率高地审视计划是否需要修改调整,从体验中去感知未来的职场方向。按部就班的人不一定适合做灵活项目。

另外freelancer沟通能力也很重要,作为一个项目的主管,要能够采取不同的沟通模式来对待上司、同事和其他利益相关者。习惯于单一沟通模式的人,可能不适合灵活用工。

如果您也想成为灵活人才,请联系我们的顾问。如果您想招聘灵活人才,请点击此处了解详情。

已有超过6万注册用户,加入他们!
立即注册,即可每周通过邮箱获取免费职场资讯,开启职业生涯新高度。

关注微信获取最新职位信息

最受欢迎的文章